□東方今報記者 寨建雷/文 李新華/圖
  奶奶年紀大了,做事腿腳不靈便,啥都不能做。所以我要多做,讓奶奶歇歇。在學校時最擔心奶奶累著、身體有什麼不好,我就想讓奶奶天天在家坐著,我和弟弟上學時她在家只需做飯就行。——張俊
  ◎周末多掃兩遍地奶奶就能少累一點
  在嵩縣德亭鎮楊灣村一個叫南溝的地方,有幾間不起眼的土坯房依山而建,堂屋的後牆裂開了口子,屋內土牆上仍然貼著十年前的報紙遮塵,家裡唯一可用的家電是不久前好心人贈送的一臺17英寸彩電。不過這個破舊的小院地上乾凈整潔,家中物品擺放有序,看得出,這是一個用心生活的家庭。這裡就是嵩縣“十佳美德少年”張俊的家,離鎮上13公里。
  6月15日,星期天。早上5點多,天剛矇矇亮,這個小院里就亮起了燈光,張俊和張旭兄弟倆開始下床洗漱。“我掃院里,你掃外面。”兄弟二人洗漱完哥哥分了活,二人分頭忙活去了。
  張俊在德亭鎮酒店小學讀六年級,弟弟張旭讀小學五年級,兄弟倆面臨小升初,學習緊張,平時住校。周末在家的兩天一大早起床打掃衛生,是張俊、張旭兄弟早已形成的慣例,他們要趁著周末把家裡收拾得乾凈些,這樣上學後奶奶就可以少打掃了。
  張俊之所以這樣安排,是考慮到大門外是水泥地,容易打掃,就把那塊交給弟弟去打掃。院內和屋內都是泥土地,東西多,不好打掃,就留給了自己。
  張俊的奶奶崔秋也已起床了。崔秋今年62歲,左腿膝蓋關節處患有骨質增生,還患有膽囊炎,加上前些年得過一次腦血栓,身體很虛弱。現在左腿已經變形,膝蓋關節處向外拐著,行動不便。崔秋知道兩個孩子是心疼自己,但也拿了把掃帚開始掃屋內。
  “奶奶你別幹了,等下讓我來。”看到奶奶幹活,張俊想去奪奶奶的掃帚。崔秋揮手擋了一下笑著說:“你們乾吧,我閑著也是閑著,乾這點活沒事。”
  張俊也沒什麼好法子說服奶奶,只好噘著小嘴乾自己的活去了。
  ◎打水閃住了腰疼也不說
  吃過早飯,兄弟倆還有其他周末例行“工作”——打水。
  楊灣村地勢較高,打井取地下水很難。村裡修了水池,將山上流下的水截住供村民們用。前段時間一直沒下雨,村裡常用的水池早已乾涸,現在他們要到村旁的一個水窖打水。水窖上面是圓錐形,窖口在錐頂,兄弟倆在上面很難站穩,打水很吃力。
  現在張俊覺得自己長大了,嫌以前奶奶特意改裝的四個5升裝的油桶太小。這次打水,張俊只帶了兩個油桶,加上一個大水桶和一個小水桶出門了。
  水比較深,張俊用小水桶把水打出來,弟弟負責把水灌進油桶和大水桶。要把油桶和水桶都打滿,張俊要上上下下提十幾小桶才行。張俊打了六七桶後,有點累了,站那喘著氣擦額頭的汗。“剩下的我來吧。”張旭看到哥哥累了,就跟哥哥換個班。
  水打好了,張俊用一根竹擔挑著大水桶和一個油桶,晃晃悠悠地往家回。
  每個周末,張俊和弟弟都要這樣五個來回才能把家裡的水缸打滿。
  不過這次倒完水,張俊突然感到腰疼,這在以前是沒有過的事情。張俊皺著眉頭用力按著腰,什麼也沒說。他不想讓奶奶和弟弟擔心。
  ◎背不動就拖著柴火一起滾下山
  除了水,每個周末張俊還要備齊家裡一周用的柴火。張俊家屋後的山坡上有一片小樹林,是他家的林地,他家的柴火全部出自那裡。
  上山下山對於腿腳不便的崔秋來說,就是一種折磨。但崔秋擔心孫子分不清地界誤砍了鄰居家的樹枝,每次都和他們一起上山。剛開始,張俊和弟弟還能夠到樹枝,兄弟倆就拿鐮刀和斧頭砍下來,讓奶奶坐在地上清理樹枝上的樹葉,捆好了方便他們扛下山。慢慢地,低處的樹枝越來越少,張俊和弟弟個頭太小,已經夠不到上面的樹枝,只能是奶奶來砍,他們清理樹葉。
  兄弟倆為了少讓奶奶跑路,每次都將一周用的柴火一次性運下山。他們背不動,兄弟倆只能順著山坡拖著走。山坡很陡,幾乎是90°。兄弟倆沿著陡峭的山坡滑下去,一手拉著柴火,倒是省了不少力氣。
  張俊會沿著一條相對緩和、有東西可抓的一條小道下去,不至於滑得太快滾下山。但張旭則會突發奇想,從最陡峭的地方下山,他覺得那樣柴火下山更快,更省力氣。張旭會為自己的小聰明付出代價,一個不留神,下山的速度也快了——山坡太陡峭,他一個不小心就會滾下山去。
  山坡上灌木叢大都有刺,每次下山他們的身上都要留下不少劃傷。摸著身上的劃傷和擦傷,張俊和張旭很少喊疼。因為這種小傷,對他們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。在張俊右手大拇指上,至今還留著鐮刀割傷的傷疤。
  ◎洗頭不讓奶奶親自動手
  擔心奶奶洗頭時站久了腿疼,每逢周末回家,張俊都要給奶奶洗一次頭。把水溫調到合適了,給奶奶搬個凳子靠著石台坐下。這樣崔秋一低頭剛好在水面上,張俊對家裡這個石台的高度很滿意:“這樣剛剛好!”
  給奶奶洗頭時,張俊小心翼翼地輕揉,唯恐奶奶已經稀疏的頭髮再少一根。洗好了,張俊親自用梳子給奶奶梳理好。
  提起自己的孫子,崔秋有一百個滿意。每年冬天,睡覺前張俊都要給她用熱水洗腳;每次農忙時節,從山上搬運糧食這種活,張俊從不讓奶奶乾,力氣小,他就帶著弟弟每次少搬點,一袋糧食分兩次,慢慢搬下去;每次奶奶幹活回來,張俊都會趕緊上去給她揉揉腿,捏捏背。
  中午放學回家,快到家門口的張旭扭頭跟哥哥說:“哥,你看咱奶又洗衣服了。”張俊看到院門口繩上晾曬的十餘件衣服,臉就拉了下來。
  一見到奶奶,張俊開始埋怨:“跟你說了不讓你洗,你還洗。”像訓斥小孩一樣,張俊一進家門就數落奶奶。
  “我不是閑著也是閑著,你們平時上課沒時間,都沒換洗的衣服了,我洗了不耽誤你們上學。”崔秋笑著回答。
  “以後不准洗了,留著我回來再洗。”張俊噘起了小嘴。
  “嗯,好。”看著孫子小大人的樣子,崔秋笑了笑應承著。
  張俊(左)與弟弟將窖水裝進水桶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鄭國鋒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每個周末 為奶奶備好一周用的水)
創作者介紹

布簾

ay09ayxdv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